众兴镇:等一条路
来信人:余**|来信时间:2018-04-22 10:36:17|处理情况:[已回复]|问题类别:建议|浏览:1748

尊敬的县领导:

犹豫再三,还是准备给你们写一封信,反映我的家乡修路问题:

我的家乡属众兴镇东岳村北面的一个小村子,学名小圩队。三十几户人家,整个村子被一条蜿蜒悠长的小河环抱。就是一条由东向西再向北延伸的半环形河道。河道东头是通往六安的六寿公路,向北是寿县。这条河道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瓦西干渠——是淠史杭灌区主要干渠之一,流经四、五个乡镇,灌溉农田数十万亩,也是我们村里人出门的唯一干道。整条河埂,除了临近我们村庄那一段,仍然是坑洼不堪的泥土路面,河埂两端,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铺上了细石子,浇了水泥路面。

若是在初春,又赶上晴好天气,湛明的阳光从碧绿的叶片上垂下来,一束束不染纤尘,仿佛被水洗涤过一样。各种颜色的小野花,开满河坡,看得见的清香在空气中浮动,三三两两的孩童在河埂上相互追逐玩耍。河面上的倒影,好似一幅悠长绝美的油画——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村里的人们,才会淡忘他们的梦想,梦想中,河埂修成一条平整光滑的水泥路。

每到夏季,原本狭窄蜿蜒的河埂,两边荆棘丛生,长长的荆条长满稠密的刺,向河埂中间聚拢??梢院敛豢湔诺厮?,这一段河埂,一截比一截糟,一处比一处残。严重的地方,一个人步行,手臂都不能自由伸展摇摆,会触到两边的荆棘杂草,扎的你生疼。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路面,倘若骑车,稍不留神就会连人带车一头栽进河里。

前年冬季,在一个零下八九度的天气里,村子里一位父亲用农用拖拉机送孩子去学校,车轱辘一连经过几个小土丘,颠簸的厉害,车上的书包掉了下来,滚进了河里。当时河水一人多深,那孩子跳下车,急于去河边捞书包,脚下一滑,栽进了冰凉刺骨的河水里。由于棉衣厚重,浸了水更沉重,孩子差点淹死。孩子的父亲当时只顾一心看路开车,加之拖拉机噪音过大,没发觉后面发生的事情,幸好被路过的行人及时救起,才免遭不幸。

有一名句:要想富,先修路。这真是一句真理。在农村,没有一条平整畅通的路,即使你是勤劳精明的种养专业户,也是惘然。

三年前,村里有户人家养猪。自然是养了好几圈猪?;е鞒钥嗄屠?,硬是把一群猫大的猪仔喂养成牛一样健壮彪悍。卖猪那天,雇了好几辆农用车,载满猪的车子在凸凹不平的河埂上,颠簸的像游乐场的过山车,与过山车不同的是速度,等于是丈量。车子行驶到荆棘稠密的路段,司机弓着背,脸几乎是贴在方向盘上,却仍然躲不开头顶上伸过来的荆条,脸被扎破好几处。突然车子一晃,一连滚下五六头猪来,掉进荆棘丛里的猪,连痛加之惊吓,四处逃散,有两头滚进了河里。大汗淋漓的天气里,养猪户和几个司机花了两三个小时才把掉进河水里的猪捞上来,把逃散的一一摁住,连拖带拽弄到车子上去。最终,猪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折价处理。

在二十年前,有人跟我说,你们村子真背,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我会不屑地给对方一个斜视,然后脸上带着几分自豪的笑容反驳:你们村远远不及我们村呢,你们不光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连一片洁净的水都没有。瞧我们村前的河水多么清澈,河坡上的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多漂亮,小野花多玲珑鲜艳……一口气能说的让对方哑口无言,对我顿生羡慕??墒?,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有人再对我那样说,我会哑口无言,目光里闪着难以掩饰的自卑。

在外打工的我,每每在沥青马路上散步时,便会不自觉地想起家乡,想到我的村庄,我那村庄前的小河,涓涓流淌的清澈。倘若河埂能铺上石子浇上水泥,该有多好??!

如今,村子里多为留守老幼病弱,他们日夜盼望着,能够将这段河埂修起来,与东西两端早已修好的水泥路接轨。它不光是通往城镇的主要干道,也是通往中小学的必经之路。邻村的孩子们去上学,可以欢快地踩着自行车哼着歌,反观我的村子那些孩子——每天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脚步沉重,一步步丈量,走到学校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眼冒金星。一遇阴雨天,孩子们就垂头丧气,年幼的孩子穿雨鞋走不了几步,就唉声叹气,爷爷奶奶们心疼,便背起孙子孙女去学校。一天往返好几次,老人们累的晚上睡觉翻身都要咬着牙齿,浑身散架似的酸疼。

一直以来,这一段土河埂,总是牵动着村子里外出打工的子女们的心。孩子们上学辛苦点倒不是大事。但是,出门就医的病人,才遭罪。尤其是雨天,深更半夜的雨天。

去年,村里一位得了癌症的年长的阿姨,在暴雨如注的深夜,突然肚子像刀绞一般剧痛,痛的从床上滚到地下,叫声无比凄惨,吓得年幼的小孙子躲在墙角,睁大眼睛瑟瑟发抖,像受了重度惊吓的流浪猫。阿姨的老伴见状,一时手足无措,给镇上一个三轮车车主打电话,请求对方开车将老伴送往镇上医院。对方说,我是三轮车,又不是挖土机能在稀泥路上开,老人无奈地放下电话后,一会看看躲在墙角颤抖的孙子,一会望望地上打滚哭叫的老伴,一会又将头伸向风雨交加的窗外,急得老泪纵横,将拳头连连捶向自己消瘦的胸膛。疼痛难忍的阿姨,就这样一会爬到床上,一会又从床上滚到地下,哭叫了一夜,熬到天亮,雨依然没有停止,老俩口穿着雨衣雨鞋,搀扶着,一小步一小步,艰难地在通往医院的泥泞中挪着脚步。

我曾在一首拙诗里写下这样一句:你没见过一个步履艰难的老人/深夜里提一盏灯/去往医院的路上/像一枚泯泯灭灭的鬼火。友人读后,十分不解,询问我这一句是虚实相生还是纯属虚构。我说其中鬼火为想象,因为我从没亲眼见过鬼火。友人随即又连连追问,是山区?留守老人?医院在附近?我说你猜对了三分之一。友人越发惊讶,且半信半疑。

的确,有时我自己都不信自己的话——那样一条主要的干道,怎么会是深坑浅洼荆棘丛生呢?实在是不应该呀?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在胡编乱造,无病呻吟??墒率稻褪侨绱?。

在十几年前,周边村子的干道,就已修为平坦的水泥路。惟有我们村前这一段,还在长年累月地煎熬着。它,仿佛是被六安抛弃的孩子,现在划归淮南了,又被淮南无视。但是,我的那些勤劳善良的乡亲们,仍旧心怀一个美好的愿望——渴盼能够引起各位领导和有关部门的怜惜、重视,帮助我们建设一条光明正大的路。

盼回复!谢谢!

回复时间:2018-05-15 16:36:00 回复单位:寿县众兴镇政府 回复

   众兴镇东岳村小圩组(原为鲁圩村小圩组),位于瓦西干渠以北,该村民组东、北、西三方均与安丰镇交界,向南有一便桥过瓦西干渠与本村其他村民组相连;向东经安丰镇境内有一砂石路连接寿六公路,目前该砂石路安丰境内已修成水泥路面,我们众兴镇也已将此公路修建项目申报,等项目批复即开始该路的修建。
 
众兴镇政府

主办:安徽省寿县人民政府 承办:安徽省寿县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安徽省寿县信息中心
邮编:2322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标识码:3415210027

皖公网安备 34042202000005号 皖ICP备05004200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及邮箱 电话:0554-4023271 传真:0554-4031271 E-mail:[email protected]

  • 河北鸡泽:手工挂面促农增收 2018-12-10
  • 关于撤销2项存在严重学术规范问题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的通报 2018-12-10
  •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管洪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2-10
  • 《谈一谈马云和他的财富》 2018-12-09
  • 记中国赴黎维和官兵与华侨华人共庆建军90周年 2018-12-09
  • 雷佳音颁奖礼上打哈欠被拍 成功抢镜 2018-12-09
  • 美国MSNBC网站2010年震撼大片 2018-12-08
  • 智媒云图(Intell Vision):缺陷检测 2018-12-08
  • 滇西抗战:卫国保家,为平静幸福的生活 2018-12-07
  • 国家人社部“支持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专家服务上饶行”活动启动 雷平出席活动并致辞 2018-12-07
  • 小学入学面试 上千家长带板凳连夜排队 2018-12-07
  • 深圳市低碳产业投资商会来保定市考察 2018-12-06
  • 太原摇滚20年演唱会 齿轮橡皮等老牌乐队重出江湖 2018-12-06
  • 搂住所言延退对于企业和零活就业者或专家型科技工作者而言很恰当,可是对于公务员这一群体来说延退可能导致利益固化行政僵化,这是普罗大众不能够容忍的。 2018-12-06
  • 北京限价房项目开闸 百亿货值将入市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8-12-05
  • 353| 839| 521| 474| 61| 737| 697| 596| 529| 682|